現代都市 男追女 萍水相逢 暗戀 溫暖 微甜

女主角:阮靜 男主角:趙啟言

當對方一個背影都能讓你出神的時候,那麼,這一個人已經可以輕易動搖你的整顆心。

​​​​​​​+(8.0)

文案

  在這個世界上,我最好的命運將得自於你的手中——這就是我的諾言。

心得/劇情

       女主角阮靜的家族從事教育產業,但女主角對這沒興趣,出去外地唸書唸到26歲才被家人被強迫的叫回家。阮靜美麗善良獨立,但她做任何事都會顯得興趣缺缺,性格比較淡。顧西覺筆下女主好像都是這樣,她們認真的生活但不會特別去貪求什麼,給人嫻靜高雅的感覺。

       趙啟言在外地的某家咖啡廳看到獨自坐在那裡的阮靜,不由自主的就去接近她進而和她有一段愉快的談話,而他們很有緣的頻繁遇到。回家後的阮靜在晨跑時很巧的再次遇到趙啟言,而在這幾次相遇中她對趙啟言的風度跟談吐印象很好,他們逐漸成為好朋友。

       其實趙啟言對阮靜是一見鍾情,他認為阮靜跟他無比契合,在多次的接觸中他無法克制的想要更多,趙啟言一直都是天之驕子,他低調斯文、彬彬有禮,一直抱持著不婚主義的他,對阮靜的想法是如果阮靜能跟他在一起,結婚也不是不可以。他清楚阮靜的性格,如果太過激進主動會造成反效果,所以瘋狂壓抑自己的感情,到後來壓抑不了的時候會衝動的擁抱女主甚至深吻她。

       這麼明顯的暗示,女主自然也意識到趙啟言對她的感情,另一方面,趙啟言太過深陷在這段暗戀中,只能選擇表白。阮靜並沒有答應他,自從蔣嚴後她對待感情一直都是這樣雲淡風輕,(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要拒絕)趙啟言被拒絕後仍然關注著阮靜,而阮靜並不想失去這個朋友,他們保持著超級尷尬的泛泛之交關係。阮靜以為自己不喜歡他,但當趙啟言真的漸漸脫離阮靜的生活後,她發現自己莫名沮喪;看到趙啟言跟異性朋友走在一起,內心泛起莫名的彆扭。

     阮靜一時無語,最後低頭道,“做朋友不好嗎?”
  啟言已經由身後將她輕輕攬住,“不好。”
       他不想再裝若無其事下去,應該說他已經無能為力再裝下去。
  “阮靜……”啟言埋首在對方頸間輕喃,帶著一些委屈。
  他是那麼喜歡她,心好像完全不屬於自己,為什麼她不能回應他一點……

       -----女主戀情小補充-----在大學時期,阮靜很喜歡阿姨的養子蔣嚴,她用自己的方式對蔣嚴好也從來不掩飾自己對蔣嚴的喜歡,而蔣嚴回復她的是不客氣的羞辱跟無止盡的拒絕。後來阮靜心灰意冷,對這段感情倦怠,去了外地讀書試著一併忘記這段傷害,她不敢接受趙啟言有很大一部份是因為蔣嚴吧。

      經過一翻掙扎考慮後阮靜答應趙啟言的追求,趙啟言在這段感情中徹底淪陷,對待這段感情患得患失小心翼翼怕阮靜有任何不開心。但他們談起戀愛後真的變成溫馨甜文拉,他們有做不完的情人間小情趣,雖然說趙啟言盡量不太主動以免阮靜覺得他黏人,但偶爾情不自禁的時候阮靜基本上也不會阻止他,趙啟言就秉持著退一步前進三部的精神進攻女主。

      趙啟言的隱忍還有動不動就被女主角吸引他的生理感官,明明是天之驕子的他,在阮靜面前可以說是低到塵埃,男女主角相處時間一長,阮靜對於未來跟趙啟言繼續發展下去變得非常期待,趙啟言也不會動不動就患得患失,但他依然被阮靜迷得不要不要的,每天都一定要見到女友否則會不好受。

      啟言將她拉近,額頭相抵,另一隻手伸到腰後攬住,“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說罷脣已經輕輕印上,過了兩秒分開,但是忍不住又碰觸了一下。
   其實,能遇到這麼一個人,不需要你改變原本的性情,不用你承諾什麼,的確是她的幸運。

       砲灰蔣嚴在阮靜回家後對待她一直都有點神經質,脾氣時好時壞的,蔣嚴跟阮靜坦承他似乎愛上她了之類的,但那個時候阮靜心中已經充滿趙啟言了,所以砲灰男配只能滾遠遠的。這文我滿喜歡的,男主角對待阮靜的無微不至小心謹慎很容易讓人心動阿,再到阮靜接受他後他可以說超黏阮靜,這讓趙啟言的朋友們都不敢相信,畢竟他一直是瀟灑恣意的,他們從沒看過趙啟言如此依賴一個人。阮靜跟趙啟言的相處溫馨自然,他們站在一起的畫面感覺就很神仙眷侶,如果現實中真的有這種完美戀人就太好了。

喜歡片段

交往前
       啟言淡淡一笑,側頭看了看她……老實說他不想破壞目前兩人的友好關係,但是心中的慾望越來越明顯,他是感官至上的人,做事一向只隨心動,他享受人生,喜歡一切未知的探索,而現在——他承認阮靜的一切命中了他所有的喜好,她溫醇大方,出類拔萃,她的美猶如百年家釀,低調卻後勁極強。

交往後
       阮靜裝作平靜地點了點頭,彎腰拿起外套,“那,我走了。”
       說完往外跨步,啟言突然又拉住了她。
       成熟幹練的男人破天荒有些靦腆,他也不知道自己要說些什麼,可就是拉著不放手,大少爺大概也沒想到自己這麼纏人,幾乎是鬧小孩子氣脾性了,不禁面上泛了紅,最終手握拳到脣邊咳了咳,輕柔地說了句,“晚上見。”

婚後
       “對了,你回來的時候給我帶點土特產。”
  趙啟言輕輕皺了下眉,“那種東西有什麼好吃的?”
  “大少爺,我送人的。乖,多帶點。”
  “你就知道奴役我。”嘴角的弧度因為那聲“乖”而擴大。
  “沒辦法,誰讓我這麼愛你呢。”
  “嘖。”趙啟言按了下額頭,耳朵有點紅,真他媽沒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T'S NOT THE END

小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