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都市 深藏不露 輕鬆 甜寵 微慢熱 業界菁英

「姐是個傳說」的圖片搜尋結果

女主角:吳可白 男主角:舒諾

+0.5(9.3)

文案

 “你又來幹什麼?”—吳可白

 “對不起,我愛你。”—蕭衍

 “我不愛你,所以滾吧。”—吳可白。

 “吳可白!我是犯賤了才會找你!”—蕭衍

 “喲,這可稀奇,你還別說,就你犯賤這事兒,你不說全世界也知道。”—吳可白。

  =

  “這種事兒你也偷聽,不怕爛耳朵啊?”—吳可白

  “鬼才偷聽這種噁心的東西。”—夏之希

  “那您繼續在這兒沉思吧,我走了。”—吳可白

  “你哭什麼?”—夏之希

  =

 “別看了,女人哭有什麼好看的?”—吳可白

 “吳可白,一個男人過了一定年齡感情會變得內斂,對待感情,他會很保守。”—舒諾

 “我知道你很保守。”—吳可白

 “然而,這個男人一旦確立了感情,就不會輕易改變。”—舒諾

心得/劇情

       在人前,我們總是顧及別人,迎合別人,然後,我們把自己都遺失在那些面具裡。不知道是不是隨著年紀的增長,進入社會後遇到的人遇到的事讓我們展現的不再是真實的自己。居尼爾斯這部作品非常非常好看!整本感情線微慢熱,作者所塑造的男女主角可以是我們每個人的縮影,用輕快歡樂的語調表達更深的涵義。

       吳可白是電視台主播,在不熟的人面前,大家都認為她透著一股大家閨秀安靜嫻雅的氣質,實際上她就是個超級女流氓。可白的個性非常有趣,在工作場合客套隨和安靜逢人就甜美一笑;回到家中和多年朋友(室友)柳嫣就是一陣風騷對話,有的時候心裡的OS也超級實在。

       “所以,吳可白的朋友……都是這種風格麼?”
  “嘖嘖嘖……我是什麼風格?”
  “裝……逼。”Akon似笑非笑的吐出兩個字。
  然後,剎那間,柳焉的臉色就變成危難爆發前的豬肝色。
  她“咻”的一聲站了起來,伸出一指指向Akon,氣憤地說,“老娘用得著裝……逼麼?”頓了頓,她也嘴角攜笑,“老娘有!”

       舒諾是廣告部經理,他和人相處可以說滴水不漏吧,有著前仆後繼的女人想要得到他,當然也包括吳可白😂她一開始對舒諾是崇拜帥哥的喜歡,看看帥哥注意他的動向偶爾意淫一下日子還是繼續過下去。

       最最可憐的男配夏之希是住在可白樓下一個二十歲的男孩,酷酷帥氣的他無可控制的被這樣表裡不一的吳可白吸引,他知道這會是一段沒有結果的愛戀,拼命的壓制在看到吳可白時心臟的悸動跟抽痛卻騙不了自己,看得姊姊我也很心疼夏之希😭

       這本書我前前後後看過4遍左右,男女主角感情逐漸加溫,而劇情也不只有單純的職場生活,主線其實另有玄機!很喜歡這樣舒服的推進,偶爾有波動起伏自然發展的故事情節。

       地下樂團S.Mask(神秘面具)是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尤其是主唱Mice的人氣更旺到不行,雖然戴著面具卻仍然擋不住的氣質加上好嗓音。好啦,主唱其實就是舒諾!可白因緣際會下讓面具🎭注意到她的歌唱天賦,繼而加入面具成為其中一員。-----這個就是超級大伏筆,我真的很喜歡關於樂團的所有橋段,男女主沒有偽裝沒有虛與委蛇,只做最真實的自己。

       社會了的我們,每天累得喘不過氣來,為了生活奔波勞累戴著虛偽面具逢場作戲的我們……是需要某些活動,來祭奠的。我們可以瘋一夜,然後明天……繼續做回那個遺失在塵囂裡的我們。

       男主角從小一直是老師同學眼中的好學生,遵循著家人朋友的期望成長,但他其實是個很有個性跟才華的人,最快樂最簡單的年華卻都在壓抑中渡過,還好有面具可以讓舒諾有自己隱密的喘息空間。我覺得吳可白跟舒諾是如此相像的一類人,可白在Mice面前脫下平時的偽裝可以和他聊理想聊愛情聊音樂,舒諾在見識到真正的可白後曾經說過和可白有靈魂相契的感覺說此生為她,說可白帶他找到了自己。

       她坐在地上搖了搖頭,“你先去吧,我在這裡歇一會兒再去。”她的微笑像是偷了月亮的光,明亮;又像是借了太陽的熱,溫暖。印在舒諾的心裡,漾起一圈一圈的波紋。很自然的,很應景的,他想到一個詞:知己難求。

        舒諾在可白之前曾經有位交往五年的女朋友顧小雙,但嚴格來說舒諾對她很不上心,小雙不懂搖滾不懂音樂,舒諾也不會特地抽時間陪顧小雙,他們之間的想處好像一直都只有女方在不停付出但遇到可白後,他彈琴有人欣賞他唱歌有人聽,他們喜好音樂的品味更相同(Somewhere only we know也是我很喜歡的歌啊!還有提到Christina Aguilera的Beautiful等經典歌曲)可白則是在大學時期掏心掏肺的愛著蕭衍,卻沒有想到他就是個喜新厭舊的超級大人渣,女主角很長一段時間走不出蕭賤男的陰影。

       和可白戀愛後,只要可白身邊有男人,舒諾就會超級在意,從前根本不會花時間陪顧小雙逛街出門的他,會主動帶可白出門看電影,在她面前毫無顧忌地展現自己,在生活中的舒諾感覺就像個孩子一樣。前面提到這是篇慢熱文,中間女主跟男配的橋段不少,也把男主的戀情交代滿清楚,但到後半段變的超級甜,會讓我少女心爆棚的甜,甜而不膩的甜,非常非常推薦!

  比如,我煮飯的時候,他會很安靜的倚著門框看我或者聽我的話去飯廳看報紙;比如,吃飯前我會讓他和我一起去洗手,他會乖乖的聽我的話;比如,他胃疼的時候還伏案工作不吃藥,我生氣,他會乖乖的按時吃藥。
  這個男人,讓我有種說不上來的喜歡和感動。那種,他在你面前毫不偽裝,願意展露自己一切的一切的……溫柔,一種讓我徹底淪陷的溫柔。    

喜歡片段 

交往後小日常

     “你聽不出來我的話外之音?”舒諾糾結地問。
  “什麼話外之音?”
  接著,舒諾就抬頭了,喝著新鮮牛奶的我差點沒被他那臉嚴肅的表情嚇得噴奶,尤其他還用一種很疑惑的口吻說,“你還是女人麼?”
  於是,我不淡定了。
  我輕輕的放下我的奶杯,赤腳走到他面前,我扯開我睡衣最上面的兩顆扣子,在瀕臨袒胸露乳的邊緣,“小哥,你說誰不是女人?”
  由於離得近,所以我很輕易的在舒諾的臉上發現了幾種雜糅的顏色,有粉紅色,有深紅色,有淺紅色,有酡紅……
  然後,他很無奈地露出一個無奈的表情,“我只是想和你約會。”
  “…………”,靠,你不說誰知道你的“話外之音”是這個?!

擷取樂團表演片段

       我穿著黑色的T恤,黑色的牛仔褲,披散著黑色的長發,僅臉上那張專屬於我的白色三角面具在黑暗裡亮眼。踏在支好了立麥的舞台上,我卻還是被面燈照得睜不開眼睛,然而,心理對這首歌的感覺卻在這一刻瞬間到位。幾個熟悉的音從耳邊傳來的時候,我的聲音就那樣從流光裡瀉了出去。
  “I walked across an empty land. I knew the pathway like the back of my hand. I felt the earth beneath my feet. Sat by the river and it made me complete……”
  “I'm getting old and I need something to rely on……I'm getting tired and I need somewhere to begin……Oh simple thing where have you gone……”
  好吧,我的淚點到了。
  我還是不可抑制的為這首歌的內容感動,還是不可抑制的會用自己的思維去聯想到,當年華逝去,當我已經由現在這樣一個女人變成一個白發蒼蒼的老太婆時,會不會也去找尋這樣一塊老地方,會不會也去感慨一些東西,會不會也是一個人孤獨的走在路邊,感慨著物是人非感慨著光陰荏苒,然後一無所獲身邊連個相伴的人都沒有……
  在我眼淚嘩嘩的時候,樂聲突然停住了。我還來不及詫異為什麼舞台上的樂音和舞台下的叫聲為什麼在這一刻全都停滯,一個意外的聲音就那樣從彩色的燈光裡飄來, “Is this the place we used to love?Is this the place that I've been dreaming of……”
  這個聲音清亮,悅耳,好聽;這個聲音動人,溫暖,輕揚。
  Mise用他的聲音伴著我有些孤寂的聲音和靈魂,在不知名的心靈深處撫慰著我。
  這是我第一次覺得,有人,有人的聲音,抵達了我的靈魂。

可白的足球魂

      我看球賽的時候,女流氓的本質會暴露無遺而且還變本加厲,這就是我為什麼要把我那頭礙眼的飄飄長發挽成一個丸子,並在頭上套好意大利隊小頭巾的原因。那礙事的飄飄長發和端莊的劉海常常會阻礙我抽風的步伐和尖叫的力度以及表情扭曲的幅度。
  柳焉只能堅持半場,她無能。
  然而只有我,只有我這位流氓女球迷,才是真正堅持了全場的能人。
  “FUCK!你TM截個球都能截到對面去……我操!快點過來啊!!這邊啊……快跑快跑……進了!!進了!!啊啊啊啊啊!好球!!!好球!!!!……我親愛的意大利,你太帥氣了……姐姐愛你……TMD,這球隊怎麼破成這樣……”,皮爾洛遠射一球以後,我也得以休息一會兒,就在我轉身想去冰箱拿冰水的時候,正好迎上了身後沙發上穩穩坐著的夏之希的石化表情。

寫曲子

       “這是為你寫的曲子。”他說。
  “很好聽。”他伸手邀請我在他身邊坐下。
  “我從來沒有為情人作過曲子。”舒諾伸手再彈了幾個音,“那段沒見到你的日子,我彈著這曲子,眼前會不自覺的出現你的樣子。然後我知道,原來我也可以為愛情寫曲的。”
   我找不到我的心跳了。

結婚
  折騰完後的半夜,我倆蒙在被子裡聊了許久的天,我看不清他,他看不清我,我們用捏鼻子或身上其他部位來表達我們的表情狀況,很有趣。
  他說,他不是執著於結婚,他是執著於為什麼我不能結婚;我說我不是執著於不能結婚,而是執著於結婚。
  他說,別扭的女人,你到底在執著些什麼;我說,別扭的男人,我也不知道。
  他說,既然不知道,那我們就去結婚吧;我說好。
  他說,你說什麼;我說我說好。
  他就沒再說話,在黑黑的被子裡把我擁得死緊死緊,咯咯的笑著。
  於是,就是這麼簡單,我們彼此許諾了終身。

這是我很喜歡的Somewhere only we know cover版(ft. Max Schneider & Elizabeth Gillies)

 

Keane - Somewhere Only We Know原唱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T'S NOT THE END

小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