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重生 輕鬆甜寵 朝廷 

「我的侍衛大人」的圖片搜尋結果 「我的侍衛大人」的圖片搜尋結果

男主:秦景 女主:宜安公主(劉郁離)

+0.5(7.8)

此生,是否有一人將她放在心尖,愛她所愛,恨她所恨?

文案

古代版【霸道總裁愛上我】,不過女主是【霸道總裁】

  靈感來源:是日何時喪,予與汝皆亡!

  重生的公主vs侍衛:

  每位病嬌公主身後,都有位無限縱容她的侍衛。

  她卻永遠看不到他。

  郁離公主和駙馬斗了一輩子,恨了一輩子,終被下毒害死。

  那時,她並沒想到她的侍衛會為她復仇,直至死去。

  而現在,她重生了——

  劉郁離對秦景說:如果我嫁給你我會很開心,只有和你在一起我才會快樂,你會因為自己身份低微配不上我,認為我值得更好的,而不要我、把我讓給別人嗎?

  秦景答:不會。

心得/劇情

       在女主前一世對南明世子陳昭一見鍾情,即使他心有所屬,對自己表妹白鸞歌愛護有加,公主仍堅持要嫁給他。殊不知他們過了五年互相贈恨痛苦的夫妻生活,在最後公主慘遭陳昭毒殺。

       在這心灰意冷的五年間,只有陳昭派來保護公主的侍衛秦景不離不棄的陪伴。夏長冬短,秋收春實,她身邊的人來來去去,只剩秦景。當時公主一心只有陳昭沒怎麼注意過秦景,在死後得知秦景趁夜殺害了世子陳昭,背叛南明王府,帶著公主的骨灰往北方逃跑。

       現在她重生了,經歷過上一世的心灰意冷,她貪戀那時秦景的溫柔體貼呵護備至,這一次她有機會好好彌補秦景。這一世的公主從小身體就非常不好,有些地方和上一世不太一樣,從出生起,公主一直回憶有關於秦侍衛的種種,對他懷念眷戀,一直在找機會遇見秦景並把他弄到自己身邊。

少年時,她曾想,這世上,是否有誰真心將她放在心中,愛她所愛,恨她所恨?可現在,她已不想了——她的夫君都做不到。

       秦景是南明世子陳昭最得力的影衛,武功非常高,話不多性子很淡。公主的性格傲嬌做作,畢竟是天之嬌女,再加上上一世的痛苦記憶,使她的個性更加驕縱霸道。一開始公主想得到秦景應該只是因為她喜歡上一世那個把她放在心尖疼愛照顧的秦景,公主希望秦景在身邊可是並沒有打算要給秦景身分(因為如果給秦景一個職位,過幾年他立功後就會被分配到別地,離開她)性子冷淡的秦景對這個決定也沒有什麼意見。

       面對公主一次次的進攻,保守的秦景根本招架不住,他秦不自禁被聰明耀眼卻又病驕難搞的公主吸引,不管是上一世或是這一世,到頭來他最關心的也只有公主,只希望能陪伴在公主身側。當然,他會害怕萬一公主在未來的哪天遇到更喜歡的男人不要他了他該怎麼辦,但是更多是覺得自己的幸運,在一個少女最美好的歲月裡出現,相信這對感情可以長久期望這個美夢不醒。

       公主漸漸意識到她對秦景不是只有依賴,還有眷戀濃厚的愛情,有秦景在身邊的公主,從肆無忌憚的霸道變成會為秦景著想再做決定的女孩。因為地位的懸殊,不了解他們愛情的人看待秦景都是不屑看不起的,即使後來秦景為了公主上戰場爭軍功也是一樣。但是從很多很多很多無比多的地方可以知道秦景對公主是多義無反顧的疼愛眷戀,他根本對追求那些功名權利疫點意思都沒有,遇到公主後他做的所有一切,出發點都是公主。

 “我毫無指望地愛你,只有你知道。”

    公主眼中的淚水流得更多。

    他從沒有說過他愛她,他喜歡她,他從來不在外人面前和她那樣。

    “你怕什麼呢?”青年聲音平靜,沒有起伏,那溫熱的濺在她手上的液體,卻讓她心尖顫抖,“你活著,我也活著。你死,我也死。”

    “阿離,這沒什麼好害怕的。”

    “咱們,總是一起的啊。”

    他和她是一樣的。

    戰爭,生死,那些都有什麼可怕的呢。他活著,愛她;他死了,還是愛她。

       -----我是劇透分界線-----

       前世的陳昭其實一直深愛著公主,卻因為要報答表妹家族的恩澤所以選擇白鸞歌(什麼跟什麼啊,很有病)公主去世後他跟擁有神力的檀娘達成交易,讓自己和公主能有來世好好彌補自己所犯下的錯誤,所以公主才會重生。重生後的陳昭對公主死纏爛打,是公主和秦景之間的阻礙,在記憶完全恢復之後又四處尋找這一世的檀娘,繼續要求她施法幫助他。後來陳昭意識到自己無法插足他們之間,最終用自己的生命延續公主的性命(原本公主只能活20年)

這段是要說檀娘是個老實的姑娘,是好人的

    一次相遇是偶爾,是幸運,是上天的寬容。一次次的相遇,為之努力的相遇,那就是天意。

    世上本沒有什麼事,是非要照著陳昭的心願行事。檀娘已經幫公主篡改了記憶,其余的,她只冷眼旁觀,並不會幫陳昭去害人。

       -----我是劇透結束分界-----

       感覺被我寫得像是本很多愁善感的書,其實沒有的,公主做作的很讓人哭笑不得,想法也是走潑辣豪放路線,整本書偏向輕鬆風格。像是公主的妹妹小郡主因為從小陪伴自己長大的侍衛季張再過不久可能被調走升職,但是小郡主不想也捨不得,紀章對她來說是像是哥哥一樣的存在。(青梅竹馬)小郡主去問平常鬼點子做多的姐姐,公主竟然跟她說"直接把他睡了,他就是你的人啦!"

​​​​​​​喜歡片段

公主的愛好

    公主一看到他手中的書,眼睛就亮了,“那個夜寵妖女十八式又出新的了嗎?你看了沒?小寡婦孩子生了沒?能往床上爬了沒,胸是不是又大了啊……”

    秦景眼下飛紅,眼神飄忽了下:無論多少次,每次看到公主對這種重口味的話本情有獨鍾,他都有些受不了。

    公主還懶得讓他念書!

    可以想象他面無表情地跟公主讀黃色小話本的場景嗎?!

    他念得快了,公主還要求他慢一些;念錯字了,公主笑嘻嘻地提醒他;念得干巴巴的,公主要求他暫停。往往等他出了公主房間,後背已經全濕透,心跳如擂,得平息好久。

秦景前世

    公主和白姑娘掐的死去活來,公主和世子互相仇恨,公主把國事濃縮到一個王府裡……無論她做什麼,她去哪裡,我都只想陪伴她。

    公主在冬天曾帶走一個侍衛。

    這個侍衛為了能到她身邊而努力……

    我想公主永遠不會知道這些,我不會說,沒人會知道。

    她能記起我叫“秦景”,能允許我留下,我便已經滿足。

    在我的二十歲到二十五歲,我沉默地歡喜一個人,卻永不讓她知道。

小日常

“你真是傻呀,我要我自己的木雕干什麼?我這麼糟糕的性格,這麼艷俗的臉,我看一眼就煩,怎麼會天天看?”公主心裡對自己一直有點厭煩的,她柔聲,“還是看你好了。”

    “公主並不糟糕,並不艷俗。”秦景認真道。

    公主開心地道,“秦景,我就喜歡你這麼沒眼光!”

    “秦景,你放心,我肯定會對你好的。畢竟你已經失敗到看上了我,我再對你差一點,你就太可憐了……”

    “……”

    不,她不惑他惑。他沉浸在她的美中,至今走不出來。

    在他眼中,公主是最好的,值得一切最好的。他想把世間所有的美好都給公主,只怕自己給不起,只怕她看不上。

    秦景張口,想說話,但公主俯身,親上了他嘴角。

    雪花紛飛在他們身後,秦景坐著,公主傾身站著。細雪飄零,天地同色,兩人就在長廊一角,吻得忘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T'S NOT THE END

小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