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情緣 偵探懸疑 青梅竹馬

「親愛的蘇格拉底」的圖片搜尋結果

女主角:甄暖 男主角:言焓

    少女坐在秋千上,虔誠地說:“親愛的蘇格拉底,寧死不負信仰。”
 抱著貝斯的少年抬頭:“哦?阿時,那你的信仰是什麼?”
 “很簡單啊,一個字,”她歪著頭微微一笑,“善。”
 寧死不負信仰。
 “哦,”他說出她的心思,“此生信仰,寧死不負。”
 “小火哥哥,你的信仰是什麼?”
 “也是一個字。”他說,“你。”

文案

她是他最親愛的骨頭。他尋了十年,終於將她找回,而她已面目全非。

和她相遇的那一年,他的人生剛剛開始;
和她分離的那一年,他的人生驟然結束。
那一天,她說,
言小火,你等我一下。
……
於是,他一直在等。
用暖暖的心融化嚴寒……有言焓有甄暖的言情懸疑文。

心得

       甄暖清秀清麗有著驚人的美貌,是病理學及毒物學博士,職業是一名女法醫。十年前的一場意外,讓她失去記憶,從病床上起來後只知道她的男朋友沈戈,沈弋十年來對甄暖非常細心呵護,而現在甄暖希望她的世界除了沈弋,能有一件她熟悉並自在掌握的事-法醫,所以才在犯罪實驗室工作。甄暖個性溫柔、呆呆的很可愛,但她在工作上像變了個人似的,認真而專業。

關小瑜看一眼四周,問:“暖暖美人,解剖屍體你會不會害怕呀?”
“不會啊。”甄暖懵懵地搖頭,“以前上解剖課要找某根神經卻找不到的時候,還希望屍體能動動,告訴我神經在哪裡呢。”
“……”關小瑜一頭黑線,覺得她腦回路不太正常,又道,“不過面對的是死人,也不會有危險,沒什麼好怕的。”
“對呀對呀。就是偶爾會有意外。”
“解剖會發生意外?”關小瑜背後涼颼颼的,難道還魂?
甄暖認真地點頭:“嗯,我有次上解剖課,一個同學在笑,結果主刀同學甩起的一坨脂肪飛到了他張大的嘴裡。”
甄暖說,“對了,我用骨頭做了好多鑰匙鏈和小飾品呢,都送給美國的朋友了,我做一個送給你好不好。”
關小瑜瞬間呆掉:“昨天我誇你鑰匙扣上的墜飾漂亮,那個是人骨頭?”
“對呀。”
“……”三隻烏鴉從關小瑜頭頂飛過。

       言焓是譽城的刑偵隊長,高挑倜儻,十年前他的女友夏時被綁架,從此下落不明,八年前,一隻狗在白水河邊刨出了她的一堆碎肉和一根肋骨,法醫判斷這些遺骸都是屬於夏時的,但面對這樣的證據,言焓只說,不把整個夏時找出來,他不會相信。現在,他遇到了甄暖,有著和夏時一樣的琥珀色眼睛、一樣的行為、一樣的味道,言焓會克制不住的保護甄暖,對她溫柔。

她靠在椅背裡,怔怔望著車窗外流動的昏黃燈光,憂傷而晴朗地說:“覺得這份工作像談戀愛。”
言焓一怔,塵封的記憶突然裂開一條口子。
他扭頭看她,卻只看到她望向窗外的側臉,白皙的,脆弱的,像要融入灰色的夜裡。
他神思一晃,想起夏時漂亮的眼睛,彎彎地笑,卻有些難過:“做醫生啊……覺得這份工作像談戀愛一樣。”
甄暖望著窗外,唇角噙著一抹淺傷:“一顆心時刻牽掛著它,一下子激動歡喜,一下子難過失落。”
言焓嘴唇動了動,啞然,失語,心底了無聲息。
很多年前,當他還年輕,他問:“為什麼?”
他的女孩答:“因為一顆心時刻牽掛著它,一下子激動歡喜,一下子又難過失落。”
太久太久,像一個世紀。

       這本書是運用傳統的刑偵方法,不放過每一處的細節,從痕跡、屍體、凶器等來判斷兇手,感覺犯罪心理比較華麗炫爛,傳統刑偵則是樸實堅定,親愛的系列有三本(弗洛依德、阿基米德、蘇格拉底),我最喜歡的是〈親愛的弗洛伊德〉,親愛的阿基米德我一開始看也是欲罷不能,但作者說他打算寫第二部,所以第一部沒有讓我滿意的結局,親愛的蘇格拉底會讓我看的心癢癢的,因為明明猜到甄暖的身分,但要一直看到後半部才會揭曉答案~太折磨人了啊!

“那好,帶你一起去,算是補上我欠你的。”
甄暖哪裡經得住他語氣裡的調侃,趕忙不停擺手:“真的不用了,我是不用吃飯的。”
辦公區內一下子哄堂大笑。老白被萌得“嗷嗚”一聲,差點兒打滾。
言焓笑容放大:“哦,今天才發現你是靠光合作用的。那過來曬曬太陽。”
他稍稍傾身,伸手拎住她的衣袖,把她拉過來挪到窗邊的陽光下。
冬天稀薄的陽光輕盈而柔軟,把她白皙霏紅的臉照得幾乎透明,光影下那羞紅得出血的小耳朵像透明的紅瑪瑙。
一屋子的男人都看著她在笑。
“不是,我是說……”她聲音越來越慢,越來越小,“吃也可以,不吃也可以。我自己吃也可以……”她獨自懵懵地陷入了語言循環。
言焓好玩兒似的接過她的話頭,學著她的語氣低低緩緩道:“和我一起吃也可以。”

 

       以下防雷

       書中每一起案件都有共通點,就是案件中都會有失散已久的雙胞胎,這些雙胞胎其實都參與了T計劃(Twins)雙胞胎研究計劃,將新生的同卵雙胞胎分開,讓他們在不同的環境裡長大,然後觀察研究他們的性格變化和養成,以及生活狀態和心理人格的形成。夏時和甄暖(夏天)其實是一對雙胞胎,過去的甄暖是某地下研究機構的工作人員,重點培養對象,小小年紀就成了T計劃的聯絡人。更重要的是,夏時的骨骸來源於兩個人:夏時和夏天。

       真相是甄暖其實就是夏時,十年前死亡的人是真的甄暖,而沈弋十年前救了夏時,把她的容貌變成甄暖的樣子。沈弋真正的女朋友其實是以前的甄暖,但如今的他卻愛上了夏時,溫暖而倔強的女孩,我覺得超痛心的,十年的守候換來的卻是再見,可是如果夏時沒選擇言焓我也痛心,太糾結了啊。故事的最後甄暖以為言焓死了,思念像毒一樣侵蝕她的五臟六腑,她體會到了言焓過去的十年,就是這麼一天天熬過來的。但是其實言焓還活著(番外),他回去找甄暖,從此幸福順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T'S NOT THE END

小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